财经>国内财经

广东“十四五”开局第一步:计划投资8000亿建重点项目 打造新发展格局战略支点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今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广东两会报道组记者从1月26日下午闭幕的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上获悉,广东今年计划投资8000亿元建设省重点项目,全力打造新发展格局战略支点。

这一投资目标创了广东近年来计划投资增速的新高。经记者梳理发现,8000亿元投资聚焦的重点领域包括基础设施工程、产业工程、民生保障工程等多个领域,涵盖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其中不乏5G网络、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创新基础设施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

“新发展格局战略支点要在全国发展大局中起支撑、引领或率先示范的作用,作为经济大省、开放大省的广东责无旁贷。”广东省委党校原副校长、教授陈鸿宇分析称,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是党中央“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的一项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任务,是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的主线。

在重点领域发挥关键拉动作用

2021年广东省两会期间,广东省发展改革委主任葛长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广东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有较好基础和禀赋。例如,广东在畅通国内循环上,拥有丰厚产业和市场条件;在链接国际循环上,具备经验和环境优势;在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上,具有独特优势和潜力。

但他也指出,广东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上仍存在短板。

广东外向型经济比重大、外贸依存度高的特征,导致广东生产体系内部循环不畅和供求脱节,存在不少淤点堵点。比如很多企业以前是做外贸供应的,进入国内市场以后,产品标准、营销方式、市场适应程度等,都需要调整。

因此,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此次8000亿元的计划投资,要在重点领域发挥出关键的拉动作用,尤其是那些关乎打造新发展格局的重点项目。

陈鸿宇参与了广东2021年预算草案的前期讨论。在他看来,广东此次投资属于“缺什么补什么”,重点集中在三大领域。

一是在构建新发展格局方面起支撑作用的项目,重点在于补充当前广东产业链、供应链上“缺芯少核”状况,集中在推动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上。

二是关于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重点在于畅通“双循环”的堵点,集中在轨道交通、高速公路、机场与港口建设上。

三是抓民生,重在补公共服务短板,集中在教育、文化、体育、医疗卫生和乡村建设上。

按照重点保障支出类型划分,广东今年计划投资8000亿元建设重点项目,在打造新发展格局方面的支出为122.84亿元,相比上一年度同比增长15.90%,支出涉及产业发展与内外贸。例如,支持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着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发展数字经济以及发展内贸促消费、提升内外开放合作等。

而在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方面的支出高达2311.98亿元,同比增长10.60%。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就是支出的重点之一,包括轨道交通、公路网络、机场与港口航道建设等。

涉及民生工程的支出相对较多,民生保障工程年度计划投资816亿元,共有178个总投资100亿元以上的项目,148个总投资50-100亿元的项目。其中,社会民生上的支出为1725.11亿元,同比增长4.30%,在乡村振兴战略上的支出为609.73亿元,同比增长5.10%。

“五个高地”打造战略支点

陈鸿宇注意到,这8000亿元计划投资不仅涉及生产和流通环节,还涵盖了分配和消费环节。

“政府利用投资引导补链强链,就是用供给来保障需求,而保障民生就是在根本上促进消费,用需求拉动供给,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他说。

葛长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打造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支点,广东要强化支撑、联通与撬动等三方面的功能。尤其是推动广东更好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

以强化联通功能为例,当前广东增强畅通国内大循环和联通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关键,在于加快现代化交通基础设施、现代流通体系建设,构建联通内外的贸易、投资、生产、服务网络。

2021年的8000亿元计划投资中,广东为提升对外开放合作,安排了10亿元外贸发展资金,用于强化出口信用风险保障,还安排了1.68亿元资金用于支持口岸建设和中欧班列开行。

“交通信息等基础设施是新发展格局最基本的保障。”陈鸿宇表示,这等于为广东后期开好局迈出了第一步。

陈鸿宇还注意到,为完整科学地阐述如何打造新发展格局战略支点,广东政府层面曾提出要打造“五个高地”。通过打造规则衔接示范地、高端要素集聚地、科技产业创新策源地、内外循环链接地、安全发展支撑地,在国家构建新发展格局中扛起广东责任、展现广东作为。

广东提出,在打造科技产业创新策源地方面,瞄准世界科技和产业发展前沿,发挥强大市场优势和产业基础优势推动科技与产业深度融合、相互促进。

“这些年,广东对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有切肤之痛,虽然着力攻关,但‘卡脖子’问题依然突出。”陈鸿宇认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最本质的特征还是要实现高水平的自立自强。

葛长伟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广东新旧动能还未根本转换,新的生产要素和新兴产业贡献还难以弥补增长缺口,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还存在比较突出的薄弱环节,核心技术、关键部件和重大装备受制于人。例如,计算机、电子及光学制品业、汽车、电气设备制造业等行业的材料及中间品的进口依存度高,在当前复杂的国际环境下,相关产业面临供应链“断裂”风险。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