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点报道

比亚迪“抢矿”!豪掷20亿战略投资锂矿龙头 成第三大股东 锂价还能坚挺多久?

来源:证券时报

2022-12-08 08:45:39

  比亚迪出手“抢矿”尘埃落定。

  12月6日晚,盛新锂能披露定增结果,共募集资金20亿元,发行对象为新能源汽车龙头企业比亚迪。本次发行后,比亚迪将成为盛新锂能第三大股东,持股5.11%。

  这轮定增的完成,或将为盛新锂能提供“充足弹药”,继续参与“天价锂矿”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诺威矿业”)54.2857%股权的竞拍。

  不过目前锂资源价格已经出现回落。据数据,12月7日国产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为56.45万元/吨,较此前高点已经回落3000元/吨。与此同时,江西宜春多家锂盐企业先后因为环保问题宣布停产。

  锂资源价格“拐点”是否会到来?其他锂盐企业又是否会受到环保风波的影响呢?

  比亚迪加码锂矿,车企纷纷走向上游

  为何比亚迪要豪掷20亿参与盛新锂能定增?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比亚迪加码锂矿龙头一方面是加强供应链安全,以便保证战略资源在紧缺时的供应,另一方面也是生态升级扩大,提升在动力电池领域的话语权。”

  据了解,盛新锂能是我国主要的锂矿企业之一。12月4日盛新锂能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已建成锂盐产能7万吨,其中碳酸锂2.5万吨;在建锂盐产能6万吨,其中碳酸锂1万吨。

  对比亚迪来说,盛新锂能也是重要的原材料供应商。2022年1到11月,盛新锂能向比亚迪销售金额为30.16亿元(不含税),主要交易内容为锂盐产品。

  本次定增完成后,比亚迪将成为盛新锂能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达5.11%,进一步增强它在上游锂矿领域的话语权。

  除此之外,目前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利润都往上游走”,加码上游资源也能改善下游车企的盈利能力。今年前三季度,锂矿企业盛新锂能实现净利润43.5亿元,毛利率67.33%;天齐锂业实现净利润159.8亿元,毛利率85.53%;赣锋锂业实现净利润147.9亿元,毛利率55.92%。而下游的龙头车企比亚迪同期净利润为93.11亿元,毛利率仅有15.89%。

  在这一背景下,向上游资源布局不仅仅是比亚迪的选择,也是下游车企们的共同选择:11月7日晚,广汽集团和东阳光公告,宣布携手加码矿产资源;11月,通用汽车与巴西矿商淡水河谷达成合作,后者将为通用每年提供含镍2.5万吨的电池级硫酸镍,交易从2026年开始;10月,奔驰与锂材料供应商RockTechLithium公司签订电池级氢氧化锂供应协议……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陈佳向记者表示,从行业发展角度来看,向上游布局是新能源材料产业发展的必然阶段。

  陈佳认为,新能源材料领域如今已经从前期的粗放式增长期进入到了“产业优化格局重组期”,产业链企业不仅分工更加明细,分润机制也逐渐稳定,考虑到下游赛道竞争十分激烈,企业向上游布局已经成为必然。

  碳酸锂价格回落,拐点是否会出现?

  从历史锂资源价格波动情况来看,这是一个周期性较强的行业,价格会出现“大起大落”。而近期市场有观点认为,碳酸锂价格拐点即将出现。

  据数据,12月7日国产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为56.45万元/吨,较11月21日的56.75万元/吨跌落3000元。

  此前,碳酸锂价格经历了一轮“史诗级暴涨”,从2020年10月13日的低点4万元/吨涨到半个月前的近57万元/吨,两年多的时间里涨幅超过13倍。但从2017年12月初到2020年10月,碳酸锂也经历过“三年寒冬”,价格从16.8万元/吨跌到4万元/吨,跌幅超76%。

  现阶段碳酸锂价格的回落,是否有重复“暴涨暴跌”周期的风险?碳酸锂价格是否真的会迎来拐点?

  张孝荣认为,锂矿下游需求持续扩大,而产能供应没有同步扩大,市场供需关系依然处于紧张状态,因此碳酸锂价格不会拐头向下,会继续维持高位波动。

  平安证券研报显示,今年四季度后下游已逐步接受锂价高位,原料供应不足、终端需求旺盛仍将支撑锂价高位运行。而国内项目2023年仅能释放少量增量,主要供应增量将由澳洲及南美贡献。

  锂资源价格高位运行的预期,或许也是斯诺威矿业54.2857%股权继续拍出天价的原因之一。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该标的第7轮拍卖将在12月8日21点开启,起拍价14亿元,此前6轮拍卖均触发熔断,充分体现了上游锂资源的火热行情。

  而盛新锂能此前曾发公告称将参与竞拍,为此深交所下发关注函。12月5日,盛新锂能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中表示,公司在做出拟参与本次竞拍的决策前,对斯诺威公司及其下属矿山进行了充分调研和分析,详细论证了其投资价值及可能存在的风险。公司参与本次竞拍的资金来源于公司自有或自筹资金。若公司本次竞拍成功,后续投入资金亦来源于公司自有或自筹资金。

  因此,比亚迪“助攻”的20亿元或将为盛新锂能参与锂矿竞拍增加一份筹码。

  江西矿企陷入环保风波,影响几何?

  在上述关注函中,交易所还要求盛新锂能“说明标的公司已建、在建和拟建项目是否属于‘高耗能、高排放’项目”。

  实际上一直以来,围绕“新能源汽车是否更环保”的话题都争议不断,尽管新能源汽车使用的是清洁的电能,但在上游锂矿等金属资源的开采、加工过程中,以及中游化学品的生产过程中,能否保证环保和安全?这考验着产业链各环节厂商的环保意识和相应能力。

  近日,江西宜春就有多家锂盐企业因为环保等问题先后宣布停产。11月29日,云母提锂龙头永兴材料发公告称,江西省高安市在日常监测中发现锦江水源水质异常,生态环境部门正在上下游开展调查工作,全资子公司江西永兴特钢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为配合环保调查,对碳酸锂冶炼生产线予以临时停产。

  12月1日,鞍重股份发公告称,公司控股孙公司江西领能锂业为配合上高县高新技术产业园基础设施升级改造(嘉美路改造工程),拟临时停产进行设备检修及设施维护。

  12月3日,康隆达也发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江西天成锂业有限公司、江西协成锂业有限公司因进行设备检修及设施维护,同时配合上高县高新技术产业园基础设施升级改造(嘉美路改造工程),拟临时停产。

  此前在11月25日,高安市人民政府曾发布公告称,在日常监测中发现锦江水源水质异常,原因正在排查。为保障市民用水安全,暂停沙湖水厂、第二水厂生活用水供应,受影响的黄沙、上湖、建陶基地等三地生活用水,将通过从上游水库、碧山水库调剂水量,确保企业、居民生产生活用水不受影响。

  据了解,上述停产企业均位于江西省宜春市。江西宜春又被称为“亚洲锂都”,2021年宜春全年碳酸锂产量为8.1万吨,超过全国的四分之一。

  今年8月,江西省生态环境厅发布《江西省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宜春市反馈督察情况》,提到部分锂电企业雨污分流不彻底,选矿尾渣、冶炼锂渣贮存管理不规范,存在较大生态环境风险隐患。

  不过目前尚不能判断锦江水源水质异常是否与锂矿生产、加工有关。

  如何看待锂盐企业可能面临的环保风波?

  财经评论员王赤坤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新能源产业处在成长阶段。在这个成长阶段,官方来不及就新能源行业制定真正完善的法律法规,一方面相关部门无法可依,一方面抱着对新事物宽容的态度,监管偏向鼓励。而行业规范和行业标准还未成熟,行业自律尚未形成。在此情况下,新能源环保问题很多时候都处于“非法律认可,非法律禁止”的状态。

  “如果锂企因为环保问题而暂停生产,那就表明了政府监管逐步趋严,是新能源产业逐渐成熟的标志。行业成熟,也意味着竞争格局将趋向明朗。”王赤坤说。

  那么这些企业的停产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华西证券认为,三家锂盐厂宣布停产,锂盐价格有望获得支撑。永兴材料、鞍重股份、康隆达三家公司因(子公司)停产每天减产量折合碳酸锂当量约135吨,或将加剧现阶段的供应紧张问题,预计锂盐价格也将因为供应紧张继续维持高位运行。

证券之星资讯

2023-01-27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