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证券要闻

北京银行业绩首度下滑,“康得新案”后遗症初显

来源:蓝筹企业评论

  近日,北京银行(601169.SH)发布关于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北京银行的5.23亿股(占总股本 2.47%)及孳息因债务纠纷问题被轮候冻结。

  北京银行自2007年上市以来在国内城商行中业绩表现一直排名靠前,但就在2020年上半年,北京银行的总资产、营业收入及净利润规模在A股上市城商行中占据绝对首位的同时,其净利润却出现首次下滑,业绩增速甚至在城商行中处于垫底水平。

  睿蓝财经研究其收入结构发现,由于“康得新案件”导致承销业务暂停,以及不良率走高、拨备率走低综合表现出较差的资产质量,目前北京银行的两大收入来源(“利息净收入”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均存在着不容忽视的不确定因素。这或将给公司本月底将要披露的三季报数据蒙上一层阴霾。

  资产规模第一,业绩表现垫底

  北京银行成立于1996年,是目前资产规模最大的城市商业银行,根据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北京银行的资产规模达到2.88万亿元,一级资本在全球千家大银行排名第62位。

  北京银行最早由北京辖区内背景、经营管理情况均不尽相同的90家城市信用社整合组建而成,成立初期总资产为200多亿元。当时起点不高的北京银行并不被客户所认同,经营业务也较为单一,甚至当时一些信用社还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北京银行能从200多亿元的资产规模发展成如今的2.88万亿元总资产并非易事。

  2007年,北京银行成功上市,从此迈入了发展快车道,不仅成为北京市首家市值超过千亿元的上市公司,而且还开创了多个“业内第一”,如设立中国第一家消费金融公司、创建中国第一家直销银行,取得中国首批投贷联动试点资格等等。

  目前,北京银行前三大股东分别为ING BANK N.V(荷兰国际银行)、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持股13.03%、8.63%及8.59%,现任董事长为张东宁。

  根据财务数据计算,2007年-2019年,北京银行营业收入、净利润的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9.24%、16.74%,上市以来的业绩表现一直较为稳定。但就在2020年上半年,北京银行的业绩增长略显乏力,营业收入仅同比增长1.35%,净利润更是在上市以来出现了首次下滑,净利润为115.14亿元,同比下降10.53%。

  与此同时,将北京银行与资产规模位列其后的同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相比,2020年上半年同行平均营业增速和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1.34%、6.74%,北京银行的业绩表现明显弱于同行。

  从股价来看,北京银行在上市城商行中表现的也算不上出色,截至10月26日收盘,北京银行的股价为4.76元/股,长线来看,北京银行股价整体处于下跌的趋势,较2020年年初(5.38元/股)累计跌幅达11.52%。

  深陷“康得新122亿存款失踪案”

  在2020年上半年,比起业绩下滑,北京银行卷入“康得新财务造假案件”的负面新闻更值得投资者关注,而这一负面新闻带来的连锁效应可能会使北京银行业绩再度下滑。

  这一切都要从2019年1月开始说起,当时A股上市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得新”)发生两笔合计15亿元的超短期融资融券(北京银行为主承销商之一)违约。但奇怪的是,根据此前康得新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年末康得新及其子公司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银行账户余额为122.09亿元,足以偿还债务。

  在多方质疑之下,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却给出了与年报中截然不同的回应,称“该账户余额为0元”。由此,康得新背后的财务造假连带北京银行的多项违规操作开始浮出水面。

  2020年7月10日,康得新因2015年-2018年期间虚增营业收入、虚增营业成本、披露的银行存款余额亦存在虚假记载等事项被暂停上市。

  北京银行作为康得新相关债务融资工具的主承销商,在债务融资工具注册发行和后续管理期间存在多项违规行为。2020年7月17日,交易商协会决定对北京银行予以警告,并暂停债务融资工具主承销相关业务6个月。

  这一处罚将直接反映到北京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营收占比13.78%)中的“承销及咨询业务收入”项目。

  根据年报显示,2018年-2020年上半年,北京银行承销及咨询业务收入分别为16.47亿元、14.82亿元、7.78亿元,存在连年下滑的趋势,2019年、2020年上半年分别同比下降10.02%、28.49%,同期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同比下降16.81%、13.76%。

  在北京银行相关业务收入本就不太稳固的情况下,承销业务的暂停不仅会影响到北京银行在2020年下半年的业绩,而且“康得新122亿存款消失案”的发生还会影响到北京银行自身信誉,北京银行承销业务可能会在未来进一步被弱化。

  就在30年前的1998年,北京银行原中关村城市信用社曾爆发过高达229亿元的严重违法账外经营案件,最终造成损失67亿元,在经过闫冰竹(当时北京银行董事长)和管理层长达10年的努力下才最终化解了近百亿元的历史遗留不良资产。

  不知本次“康得新案”会对北京银行长久发展带来多大的不确定性。

  不良率走高、拨备率走低

  分析北京银行的收入结构可知,北京银行的营收收入主要来源于“利息净收入”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两大板块。然而,除承销业务被暂停导致“手续费及佣金业务”收入变动之外,其“利息净收入”方面也透露出一些不安因素。

  从半年报可以看出,北京银行目前的资产质量承压明显,2020年上半年,北京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54%,较2019年上升了0.14%,此外,同期重组及逾期贷款分别为31.94亿元、312.46亿元,较期初分别增加1.99亿元、44.84亿元。

  不良贷款率的增加不仅会影响资产质量,而且还会增加信用减值损失、加大改善拨备覆盖率难度,直接使北京银行呈现出不良率走高、拨备率走低的现状,2020年上半年北京银行拨备覆盖率由224.69%下降至219.95%。

  与同行(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南京银行)进行对比,无论是不良贷款率还是拨备覆盖率,北京银行均明显处于劣势水平且处于最末端,2020年上半年,同行平均不良贷款率水平为1.07%;同行平均拨备覆盖率水平为370.58%。

  具体到利息收入结构看,2020年上半年,在北京银行大部分的利息收入构成都呈稳定或下滑趋势的同时,发放贷款及垫款中的“个人贷款及垫款”项目的利息收入增长较为明显,增速达25.75%,算得上北京银行业绩的“安慰剂”。

  不过,睿蓝财经注意到,7月16日,北京银保监局对北京银行连同3家分行开出4张罚单,共计罚款700万元,其中三张罚单均涉及到贷款或个人贷款业务,多为以贷转存、违规发放贷款、贷款资金违规流入股市、房市等问题。

  对此,睿蓝财经曾多次联系北京银行信息披露部门,尝试与公司交流相关业务情况。但所获联系电话要么无法接通,要么接听人员态度恶劣挂断电话。

  近来,银保监会特别强调银行贷款业务中的资金流向监管,依法严厉打击资金空转和违规套利行为。睿蓝财经认为,地处首都的北京银行虽已在规模和业务上积累了一定的发展优势,但面对目前业绩下滑,北京银行在最小化“康得新案件”负面影响的同时,如何优化资产质量、加强内部风险管控、以及为提供与投资者顺畅交流的通道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