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国际财经

损人不利己 美国企业承受高关税之痛

来源:证券时报

  美国近段时间面向全球加征关税的贸易保护主义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带来的是“损害”而非“保护”。关税规模高企,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上升,从而拉升了美国很多制造型和销售型企业的成本,让其承受巨大代价。企业成本的上涨,不仅会挤压企业盈利空间,也会让消费者承担成本转嫁的风险,同时给宏观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美国“关税损害大本营”工业联盟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今年9月,受美国总统特朗普贸易政策影响,美国企业承担的关税成本较去年同期增加了50%,达44亿美元,这一增长规模“史无前例”。

  关税高企损害经济

  美国“关税损害大本营”工业联盟与咨询机构Trade Partnership合作发布报告认为,特朗普的关税大棒挥舞到了“各个战线”。该联盟发言人称:“美国企业、农民和消费者成本的历史性增长才刚刚开始。”

  据金融数据公司Refinitiv最新数据,约有四分之三的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企业已经披露了三季度财报,其中有近八成企业业绩超出市场预期;基于已发布的数据和预估,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企业整体的季度收益有望同比增长25%以上。不过,市场分析师们普遍表示,三季度的收益增长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政府的企业减税政策的“红利延续”,明年这一趋势料将难以持续,贸易 摩擦、关税高企带来的影响将更加显现。

  已经披露三季报的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企业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提及贸易问题,“贸易”、“关税”等成为三季报及电话会议的“新高频词汇”,越来越多的企业表现出对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的担忧。

  有分析认为,受到贸易形势和关税影响最大的企业是包括批发商、零售商、制造商在内的生产型和销售型企业。美国多家大中型企业发出预警,称关税对其业务造成威胁。关税高企给这些企业带来的成本增加,或是通过最终产品价格提高转嫁给消费者,或是企业自行消化,通过结构性调整、改变供应链等方式,吸收成本上升给利润带来的侵蚀。

  有观点认为,关税高企不仅会损害企业和消费者,还会对宏观经济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美国商务部10月底公布的数据已经显示了关税带来的增长侵蚀:美国三季度GDP增速为3.5%,贸易对其下拉了1.78个百分点,是33年来的最大“负贡献”。

  宏观经济研究机构Pantheon首席经济学家Ian Shepherdson预测,贸易对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的拖累将会比三季度更严重。另外,美国企业的成本转嫁导致的涨价,也推升了通胀升温的可能性。瑞银经济学家Robert Martin称,关税增加给美国带来的伤害从三季度开始,明年一季度将下拉GDP增速1个百分点,并减少35万个就业岗位。

  多家企业量化预警

  很多美国企业都在三季度财报披露时表示,关税对自己的获利空间造成挤压,并通过量化的方式对关税的负面影响作出预警。

  美国工业巨头卡特彼勒称,三季度中关税带来成本约为4000万美元,预计这个数字今年全年将达到1亿美元。联合技术公司(UT)预测关税带来的成本将在明年达到2亿美元,并表示这种成本会以某种形式传递给消费者,“实则是对消费者的征税”。3M称,关税这个“逆风”因素将让明年的成本增加1亿美元。PPG工业预计,四季度关税带来的成本可达5000万-6000万美元。汽车制造商福特称,今明两年,单是钢铁和铝制品关税造成的原材料成本上涨就可达10亿美元。特斯拉也预测,四季度关税将带来5000万美元成本上升。

  美国最大的制服制造商之一信达思表示,关税导致的衣架成本上升最为明显,其他的直接影响虽然尚不明显,但影响将会以持续渗透的方式显现。芯片企业美光科技表示,关税可能会使下一个财季的毛利率下降0.5至1个百分点。摩托车制造商哈雷戴维森也预计,今年关税将带来4300万-4800万美元的成本增加。

  美国大型五金公司史丹利百得称,关税提高、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及汇率等因素,挤压了利润空间,预计今年因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将达到5000万美元,若缺乏缓解措施,明年可能升至2.5亿美元。为了抵消成本上涨带来对盈利的损害,该公司计划明年上调产品价格,并寻求一部分的关税豁免。

  美国最大的超市连锁品牌好市多则表示,面对关税带来的成本,正努力寻找对策,如减少受关税影响大的商品条目的进口以及改变供应商等。

  美国加征进口关税的同时,也面临着其他国家的“反制措施”,令美国企业的产品出口受阻。一些企业已经体会到了出口的放缓,美国综合性林产品公司Weyerhaeuser、兽药公司Zoetis、铁路运输巨头UNP等,近日都称公司出口量下降,出口业务正在萎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