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国际财经

嘉盛亚洲首席:新兴市场货币危机不像亚洲金融危机

来源:证券时报

  在过去一两个月,很大的风险是来自新兴市场的资产风险,土耳其里拉、阿根廷比索在市场先后遭到抛售。9月4日,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Kelvin Wong就新兴市场主要风险及全球经济展望等问题接受记者采访。

  相对于主要市场而言,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的涨势更加明显。Kelvin Wong介绍,2017年末,在新兴市场的资本市场发行的债务有价证券已经超过了银行贷款的数量;而一旦这些市场发生通胀带来的高利率将会导致债务证券市场价值降低、被抛售,抛售之后就会导致资本的外流;而且由于大多数的这些债务有价证券都是以美元计价,近来随着美元的升值,这些相应的证券发行的服务成本也在上涨。Kelvin Wong分析,继新兴市场主权货币里拉和比索之后,南非的兰特值得担忧,“南非国家的基本面跟土耳其、阿根廷的基本面很相似,而且南非当前也处于经济账户赤字、逆差,且有大量美元外债。”

  “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危机,很大程度是由于贸 易 冲突重创其国民经济的出口依赖带来的。”在他看来,只要美国不再进一步推高关税、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将渡过危机得到重振;货币贬值幅度大的国家不少正面临内部政局不稳,不过,货币流入新兴市场国家从量上看并不高,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流到美国股市,所以,“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危机并不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那么严重的扩散传播性。”

  同时,由于中国和其他发生危机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基本面是非常不一样,比如没有财政赤字、经常项目项稳定、通胀可控,因此,“中国和其他土耳其、阿根廷、巴西这样国家发生大幅贬值和货币危机的国家是不一样的状况。”

  现阶段,如果投资人要选择一种货币避险,Kelvin Wong的首先建议是日元,相比现在为止主要国家货币相对美元贬值,日元的传统避险特质带来了它相对美元增值;其次是美元本身,因为美元本身是全球范围内流动的货币,而且美元债券正处于正利差,美国国债是一个流动度非常好的资产。

  从2018年5月至今,全球制造业PMI和服务业PMI双双连续三个月下跌,全球销售价格出现了2009年以来最快速度的上升,油价上涨、关税压力等等带来过去几个月输入成本快速上升,而且过去数月支付价格上涨的趋势已经超过了输入成本的上涨,Kelvin Wong预计今年四季度大多数的世界上的国家和经济体面临通胀压力将持续上升、未来全球经济很可能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