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创业板>创业板要闻

实控人股权遭冻结 千山药机陷债务泥沼

来源:时代周报

  犹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千山药机(300216)的危机接连爆发。这家创业板公司正遭遇上市7年以来最严重的债务危机,公司实际控制人及旗下子公司陆续被卷入其中。

  根据千山药机已披露的公告统计,截至1月27日,公司目前除了遭到证监会调查,同时募资不超过20亿元的非公开发行终止外,还面临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号被冻结、股东股权被冻结以及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等问题。

  “概念频出”是外界对千山药机的评价。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从2012年5月开始便将公司部分股权质押给金融机构。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多名实际控制人(一致行动人)共有超过7000万股(占总股本近20%)被司法冻结。

  主营“大健康”产业的千山药机,主要从事制药机械及其他包装机械等智能装备、医疗器械、医药包材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围绕慢病精准管理开展一系列医疗服务。

  1月29日,针对千山药机目前的债务情况以及公司的应对措施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连续拨打千山药机公开的联系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截至当天收盘,千山药机报收10.26元,下跌1.14元,跌幅10%,总市值37.08亿元。

  同日,千山药机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7年1-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96亿-2亿元,同比变动-197.00%至-195.00%,医疗器械服务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1.16%。

  债务危机连环爆发

  与大多数上市公司股权较为集中不同,千山药机的股权结构颇为分散。

  根据2017年三季报,前十大股东中,除国有法人机构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57%,位列第六)之外,其余均系境内自然人股东。

  上述三季报显示,公司前十名股东中,除第十大股东王亚军(持股1.75%)之外,刘祥华(持股14.28%)、刘燕(持股3.28%)、邓铁山(持股3.28%)、钟波(持股2.77%)、王国华(持股2.77%)、黄盛秋(持股2.18%)、彭勋德(持股2.18%)、郑国胜(持股1.94%)为一致行动人。

  这8名一致行动人系千山药机实际控制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2.68%的股权。其中,刘祥华位列公司第一大股东;刘燕、邓铁山并列第二大股东;钟波、王国华并列第四大股东;黄盛秋、彭勋德并列公司第七大股东;郑国胜位列千山药机第九大股东。

  与此同时,三季报还披露,上述刘祥华、钟波、刘燕、王国华为公司董事、高管,邓铁山为公司董事,王亚军为公司高管,其中钟波和彭勋德为连襟关系。

  由上述8名实际控制人掌舵的千山药机正陆续爆发危机。1月25日,千山药机连续披露多份公告,信息量巨大,令市场投资者猝不及防:公司股票交易异常波动,股东质押股票跌破平仓线,此外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等。

  根据公告,千山药机股票交易日均换手率连续1个交易日(2018年1月25日)与前五个交易日的日均换手率比值达到85.19倍,且累计换手率达到24.52%,据深交所的有关规定,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情况。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此轮股票异常波动,是在一纸调查公告披露之后。1月17日,千山药机宣布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编号:湘稽调查字0528号),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该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1月18日开盘之后,千山药机直接跌停,直到1月24日,千山药机以连续第5个一字板跌停收市。一时之间,各路资本都在上演逃离大戏。

  据千山药机公告,股东钟波、王国华、彭勋德质押的股票于1月24日跌破平仓线。当天,千山药机下跌10.03%,报收9.42元/股。

  据公告称,实际控制人之一钟波、王国华和彭勋德,分别持有千山药机1000万股、1000万股以及789.36万股。截至目前,钟波共质押了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83%;王国华共质押了412.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4%;彭勋德共质押了56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7%。

  上述钟、王和彭三人,分别质押给财富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250万股股票、412.40万股股票和361.10万股股票,均已跌破平仓线。

  即使跌破平仓线,但千山药机提醒称,本次质押的股票跌破平仓线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

  在8名实际控制人中有3人的股权质押爆仓的同时,千山药机还陆续收到“坏消息”。

  据千山药机公告,公司近日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统查询,获悉股东王国华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1月24日,王国华持有的5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2%),被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冻结。

  此外,刘祥华、邓铁山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两人所持司法轮候冻结数量分别为5160.04万股(占比14.28%)、1185.60万股(占比3.28%),各自占所持公司股份的100%。

  1月26日,千山药机再爆实际控制人股权被司法冻结。据当天公告,彭勋德累计冻结了220.96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0.61%。

  尽管众多负面消息缠身,且股价连续跌停,但千山药机却又奇迹般地连续出现两个涨停,将股价迅速拉回至11元以上。1月25日,千山药机涨幅9.98%,报收10.36元/股;1月26日,千山药机涨幅10.04%,报收11.40元/股。

  资金链紧绷埋隐患

  就在实控人股权被司法冻结的消息被爆出的同一天,1月26日,公司公告称,部分高管所持股份可能被平仓。

  千山药机指,高管王亚军持有公司股票631.8万股,占总股本的1.75%。截至目前,王亚军共质押了625.34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1.73%。

  近日,王亚军接到质押权人证券公司(以下简称“证券公司”)正式通知,因王亚军股票质押合约发生违约,其未按证券公司要求提前购回标的证券、偿还负债。

  证券公司拟以集中竞价方式,对王亚军所质押的非高管锁定股157.95万股股票,进行强行减持处置。不过,千山药机指,本次王亚军的股票被强行平仓,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

  现年48岁的王亚军系千山药机副总经理,曾任中南制药机械一厂车间副主任、衡阳市千山制药机械有限公司生产部长、湖南乐福地医药董事以及湖南康源制药董事等职。

  在实际控制人股权遭到质押的背后,是千山药机身陷债务危机的事实。

  1月25日,据其公告称,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该等债务的债权人属于非金融机构,根据目前公司律师收集的合同文件,公司存在高达1.44亿元的逾期债务。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目前披露的情况来看,千山药机的债权人共有孔建宾、熊斐伟、湖州市民间融资服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和浙江中财拍卖行有限公司4家公司,合同金额分别为2000万元、3000万元、7000万元和5000万元。

  上述债权人熊斐伟已提起诉讼。截至目前,千山药机尚未收到相关法律文书,并指公司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等事项,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将会增加公司的财务费用,加剧公司面临的资金紧张状况。

  千山药机表示,目前公司正在积极与有关各方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努力达成债务和解方案,同时全力筹措偿债资金,“本次债务逾期事项,可能会对其他债权人对公司的信心造成影响,从而进一步减弱公司融资能力,公司将有可能面临资金急剧紧张局势。”

  千山药机还发布风险提示,目前公司正在全力筹措资金偿债,如无法妥善解决,公司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等事项,同时进一步加大公司资金压力,并对本年度业绩产生影响。

  此外,千山药机还公告,为了保障光大信托在合同项下的债权的实现,公司与光大信托签署了《股权质押合同》,公司同意以持有的控股子公司湖南千山慢病健康管理有限公司58.04%股权提供质押担保。

  这些危机爆发,均是在1月16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之后。此前的2017年12月24日,千山药机公告称,刘祥华等8名实际控制人与其他方正在商谈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事宜,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的变更。

  不过,随着证监会调查的开展,千山药机称,按照相关规定,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实际控制人不能进行股权转让,故刘祥华等决定终止筹划本次控股权转让事宜。

  在控股权转让事宜骤停之后,决定千山药机未来发展的定增事宜,亦遭遇夭折。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千山药机1月21日公告,终止公司创业板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

  此前,千山药机准备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不超过20亿元资金,在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拟用于“基于互联网的基因检测、远程诊疗慢病精准管理与服务平台项目”、“智能健康监护手表和智能动态血压计佛山产业基地项目”以及“偿还银行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