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港股

从“实验小鼠”到“抗体新药”,百奥赛图加速寻求盈利拐点

来源:港股研究社

2022-12-07 14:01:16

(原标题:从“实验小鼠”到“抗体新药”,百奥赛图加速寻求盈利拐点)

近日,港股的生物医药板块继续走高。12月5日开盘,生物医药B类(HK)大盘上涨3.82%,来到480点。从11月25日的431点至今,已涨超近50点。

一名业内人士认为,A股、港股的生物医药板块颇具投资价值。中国人口老龄化日趋加深,医药医疗市场刚性需求凸显,国家医保政策改革、药品集采等政策持续加码生物医药板块。百奥赛图也在此时,加快了抗体新药业务的全球合作步伐。

7月、10月和11月,公司分别宣布与日本制药龙头LiberoThera、美国生物制药公司Syncromune以及全球ADC药物研发的龙头企业ADC Therapeutics开展抗体药物方面的合作。

当前在抗体药物等创新药开发方面,国外药企仍然领先。数据统计,2021年全球畅销抗体药TOP20均为国外药企,TOP3分别由艾伯维、默沙东、强生/三菱田边生产、百时美施贵宝、再生元/罗氏生产。与国外药企合作,无疑是成果转换率最快的一条道路,但是百奥赛图的两大支柱,药物开发业务及临床前研究服务并不归属于同一个业务分部,且两者均需投入大量资源,在加快抗体药物开发,寻求盈利拐点的过程中,该如何兼顾好两个业务板块间的发展平衡?

从“实验小鼠”到“抗体新药”,百奥赛图能否率先突围?

一款新药的研发,会先在动物身上进行实验,这类动物被称为“模式动物”。小鼠的基因组和人类基因组90%同源,可以很好的模拟药物在人体的反应,因此是最常用的模式动物。

从最开始的基因打靶供应商,到药理药效CRO服务商,再转型为如今的具有抗体药物一站式服务体系的生物技术公司。百奥赛图发展过程中的每一步,思路都十分清晰。正如创始人沈月雷所说,百奥赛图的定位始终是以新药研发为目标的一站式生物技术公司。

经过多年发展,百奥赛图的模式生物已经是公司的重要营收支撑。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模式动物销售实现收入1.08亿元,占比30.3%。百奥赛图当前年供应能力为80万只基因编辑小鼠,增长空间仍然非常巨大。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显示,全球小鼠模型市场规模预计在2030年达到178亿美元。在中国,小鼠模型市场规模2030年或将达到人民币195亿元。

从行业角度来看,实验小鼠虽然只是基因改造的细分产业,但是辐射面极广,现代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都离不开动物实验。据中研普华数据,预计2026年全球生物医药市场规模达到2.34万亿美元。虽然有着巨大的产业规模,但目前从事实验小鼠销售的公司却并不是太多,国内主要有百奥赛图、集萃药康、南模生物、知易生物、奕景生物、东海药业、新为科技。

竞争格局良好,未来增长空间巨大,模式生物业务已然成熟,百奥赛图开始加快抗体药物研发似乎是水到渠成。

但百奥赛图并非可以因此“躺着赚钱”,因为当前两条业务线平行发展的模式或将给企业带来一定压力。

生物医药长期以来的的行业痛点是研发周期长、失败率高,产品商业化慢。据赛迪顾问测算,国内创新药从最初的实验研究到上市销售平均要花费12年时间,经历6587次实验,需要423个研究人员,投入66.145亿元,而一个新药经过多个环节上市的可能性仅为0.1%。所以,国内的生物制药企业或是COR公司,很少会在提供科学研究各项服务的同时,还开展创新药研发。

百奥赛图在模式动物领域的竞争对手都是聚焦一项业务来延申业务链条。例如,集萃药康将“小鼠”业务进一步聚焦,延申出商品化小鼠模型销售、定制繁育、功能药效和模型定制四项业务。南模生物在模式动物类型方面持续开发,已经研制出累计超过7200种基因修饰动物模型。

而百奥赛图在创新药领域的对手,如生物科技公司神州有限,为了集中有限的研发资源,特意将公司拆分为神州细胞和义翘神州,分开发展创新药研发和科学实验业务。

还需要注意的是,集萃药康、南模生物等“实验小鼠”企业已经实现盈利,而百奥赛图毛利率也达到了70%,与其他企业相比甚至更高。

百奥赛图目前营收中的相当占比是模式动物的销售,当研发资源逐渐向抗体新药业务倾斜,“小鼠”业务收益是否会受影响?问题的关键在于尽快寻找盈利拐点。

“千鼠万抗”的美丽故事何时带来盈利拐点?

“千鼠万抗”计划是百奥赛图为了实现规模化生产创新药提出的战略构想。公司表示,希望通过千鼠万抗计划,与全球合作伙伴一起通过技术与思路的创新实现新药开发的目标。从近期的动作来看,百奥赛图已经开始在全球铺开合作关系,计划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

“千鼠万抗”计划的构想和前景,长期以来都是被市场认可的。公开资料显示,该计划能将药物临床研发阶段从5.5年缩短到12—18个月,大幅降低研发时间。

2021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对生物医药市场的态度便趋于冷静。股价破发、延迟发售、撤回IPO,生物科技公司在资本市场受挫增多。如杭州索元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登陆A股前夕被叫停IPO,上海百心安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艰难登陆港交所,但是截至12月2日收盘,股价已跌去近30%。

沙利文大中华区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毛化认为,当前生物医药投融资市场更趋向于‘谨慎+理性’,但是对技术硬核型企业仍会给予高估值。

百奥赛图无疑可以称得上“技术硬核”。公开资料显示,千鼠万抗计划的药物靶点,涵盖肿瘤、糖尿病、骨质疏松症、等疾病领域。而2020年获批数量最多的,便是治疗肿瘤类的创新药,占当年获批药物的34%。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抗肿瘤药市场规模超1450亿元。2022年将会达到2791亿元。此外,业内专家认为,我国抗肿瘤药行业处于发展期,联合治疗已成为趋势,总体上看,行业替代品威胁小;由于抗肿瘤药研发成本较高,技术相对复杂,有较高的资金壁垒与技术壁垒,从研发到上市常常需要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因此,新进入者威胁较小。

不难看出,仅在肿瘤创新药的细分赛道,百奥赛图的“千鼠万抗”计划就有着巨大的潜力,市场规模增速快,空间广,技术壁垒高,而且也迎合行业当前联合开发的大趋势。

“千鼠万抗”实际上是立足于行业深层逻辑,即源头创新。但是做源头创新任重道远,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源头创新上存在三大亟需提升和完善的痛点:基础研究、成果转化和国家重大专项支持体系的创新,而且药物研发的转化周期太长,融资和现金流方面的压力也不容小觑。

当前的百奥赛图的确在研产品管线丰富,潜力巨大,但是创新药品的收益逻辑也需要加以考虑,是打造爆款产品还是多管齐下研发?若是走前一种方式,则肿瘤创新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若是后者,多元化的产品布局带来的企业爆发力也会更强。但也需要投资者有更大的耐心,用更长期的眼光来看待百奥赛图。百奥赛图适时的提出合作开发或转让开发的策略,通过合作药企的资源撬动在研管线的临床开发和商业化,不失为一种折衷且务实的选择。

结语

百奥赛图的业务布局都是在景气度极高的赛道,中长期稳定增长不成问题。但是创新药研发需要不断巨额投入,百奥赛图要保证有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仍离不开模式动物销售的支持。好在企业这方面的造血能力过硬,公开资料显示,百奥赛图是国内率先将创新模式动物反向销售欧美的公司,2021年其模式动物销售同比增长63%,毛利率达到75%。

此外,商业销售批准何时获取仍未可知,候选产品的监管审批和不断增加的研发开支都是企业中期面临的主要压力。对于百奥赛图来说,能否采取灵活务实的合作开发/转让开发策略,以较小的投入推动在研管线的研发推进,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方面对外转让带来收入,另一方面也能减轻模式动物,CRO等业务线的压力,才能更好的应对当下挑战的外部环境。

不过管线开发对公司带来的资金压力,管理层早已认识到,并从战略上做了调整。据了解,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百奥赛图还是希望能专注做更擅长的0-1的早期研发,所以现在主要是通过与国内外其他公司共同合作的方式来合作开发管线,包括进入临床有产品标号的YH001,YH002,YH005,YH011都已经披露了合作交易,陆续还会披露有标号管线的对外合作。通过这样的方式进行后续开发,公司既保留了一部分的权益和长期分成,二来显著缓解了管线临床开发带来的资金压力。百奥赛图目前最大的敌人或许不是对手,也不是自己,而是时间。

作者:好蓝不灵

 

港股研究社

2022-12-16

证券之星资讯

2023-01-27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