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创业板>创业板要闻

复牌无悬念暴跌20%!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中潜股份会迎来什么结局?

来源:券商中国

中潜股份的“飞天”之旅或许将走到尽头。

10月21日,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影响,中潜股份大跌20%,创下4月以来的新低。

在过去将近1年半的时间里,这家主营业务为潜水装备生产及提供潜水培训及休闲体验服务的上市公司股价一度从最低的8.92元飙涨至182.75元,区间最大涨幅接近20倍。

和一飞冲天的股价平行的,是有“海外赌王”之称的仰智慧的入主,对所谓大数据、芯片等产业标的频繁并购计划以及神秘私募北京泽盈的大手笔买入等。

不过,随着广东证监局的监管处罚和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先后到来,中潜股份18个月的风云激荡或许已经走到终点。

立案调查,股价大跌20%

中潜股份10月20日晚间公告,公司于10月20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受此影响,公司股价21日一字跌停,大幅下挫20%,当日成交仅2047手,换手率0.1%。

这不是中潜股份及公司董监高年内第一次感受到监管的压力。

2020年4月21日,中潜股份收到广东证监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对中潜股份有限公司、张顺、仰智慧、张继红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

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中潜股份存在明显的信批违规行为。2020年3月13日,中潜股份发布《关于签署股权收购意向书的提示性公告》,披露公司与合肥大唐投资、合肥亿超电子、合肥瑞翰电子、共青城海之芯签署了股权收购意向书,拟通过现金购买合肥芯鹏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合肥大唐存储科技有限公司9.05%股权,通过上述交易,公司谋求持有大唐存储超过80%的控股权。

核查发现,中潜股份有关上述股权收购事项的信息披露不准确。中潜股份并未与共青城海之芯就购买其持有的大唐存储9.05%的股权签署意向书。而且,公司《收购公告》未及时披露与投资者作出价值判断和投资决策有关的交易标的主要财务数据,未充分提示公司自有资金不能按照交易协议约定正常支付交易对价的风险,相关信息披露存在遗漏。

海外“赌王”入主

中潜股份于2016年在创业板上市,是潜水设备第一股,主要产品为海洋潜水装备和高性能复合材料。

中潜股份此前在资本市场一直默默无闻,在2019年5月之前,公司股价仅有9元每股左右,市值仅有二三十亿。但是5月之后,公司股价一飞冲天,等到了8月底,公司股价已经超过了30块。

于此同时,公司迎来了一件大事,2019年9月3日,公司披露《关于公司间接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公司第二大股东简称香港爵盟的股东方平章、陈翠琴(夫妻)与仰智慧签订《股份转让协议》,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分别将方平章、陈翠琴持有的香港爵盟100%股权转让给仰智慧,转让价款总计为48,737,000美元。

股份转让完成后,方平章、陈翠琴将不再持香港爵盟的股权,从而不再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权。仰智慧将持有香港爵盟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上市公司24.464%的股权。

这一次转让为后续的仰智慧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打下了基础。

2020年7月9日晚间,中潜股份公告称,于2020年7月3日收到控股股东深圳市爵盟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 “深圳爵盟”)《关于放弃本公司所持股份表决权的函》,该函显示,深圳爵盟将在其持有公司股份期间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放弃行使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对应的股份表决权,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第二大的股东爵盟投资(香港)有限公司(下称 “香港爵盟 ”)将成为单一支配公司股份表决权最大的股东,仰智慧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仰智慧一度以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闻名。出身农村、仅有小学学历的仰智慧30多岁创办蓝鼎集团涉足地产,又先后通过卖壳ST迈亚等进入资本市场。近年,因为在济州岛运营赌场和度假村等产业,一度被市场成为“海外赌王”。

中潜股份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等信息显示,仰智慧目前为港股上市公司蓝鼎国际(0582.HK)的实际控制人,蓝鼎国际的主营业务为综合度假村发展、博彩业务、物业发展,2018年、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亏损7.02亿港元、亏损21.33亿港元,蓝鼎国际于2020年7月10日的市值为9.33亿港元。

疯狂资本运作推动股价暴涨

从2019年5月公司股价启动,到如今证监会立案调查,中潜股份经历的不仅是实控人的转换,还有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并购重组等行为。

2019年7月至10月期间,公司多次披露收购或投资大数据、5G、云计算等领域公司,其中包括设立北海中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海中潜)、收购上海招信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招信)等。

根据公司对深交所问询函及关注函的回复,北海中潜及上海招信业务几乎停滞,且公司已于2020年4月出售上海招信股权。

2020年3月12日中潜股份还公告,与合肥大唐投资等签署了股权收购意向书谋求持有大唐存储超过80%的控股权。

资料显示,大唐存储专注于存储控制芯片的设计研发,主要经营集成电路设计,集成电路、电子元器件及相关产品的研发、销售,电子通信产品、网络设备的研发等。

正如前文所述,该笔交易被广东证监局认定存在信批违规等行为,公司及仰智慧等因此吃到罚单。

10月9日,中潜股份公告,针对该笔交易,由于双方未能就主要商业条款达成一致,经审慎考虑并与对方友好协商,双方于2020年9月30日签署了《<股权收购意向书>之终止协议》,一致同意终止双方于2020年3月12日签署的《股权收购意向书》。

有意思的是,在收购大唐存储失败的同时,公司依然继续着并购之路。

9月27日晚间,中潜股份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英唐创泰所持有的联合创泰100%股份。因相关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为了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对公司股价造成重大影响,根据深交所的相关规定,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自2020年9月28日开市时起开始停牌。但是该笔交易又因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告吹。

中潜股份虽然一系列操作都以失败告吹,但是却一直让公司保持着关注度,而公司股价在不断的收购计划和失败中不断走高,从2019年5月到2020年4月,公司股价1年年从低点的8.92元每股飙涨至最高点的182.75元每股,涨幅接近20倍。

截至10月21日,公司股价仍有78.16元每股,和去年同期不可同日而语。

公司股价或被操纵

在公司股价一路上涨的过程中,中潜股份股价被操纵的质疑声也不绝于耳。

从交易信息透露出来的情况看,公司的持续上涨确实透露着一丝“诡异”。数据显示,2019年5月1日至2020年10月21日,近18个月期间,虽然公司股价大起大落,但是日均换手率只有2.13%,筹码高度锁定。

此外,公司股价一路暴涨期间,一家名为北京泽盈的私募也如影随形。中潜股份披露,北京泽盈于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10月30日期间累计增持中潜股份9,744,761股,占中潜股份总股本的5.71%。

同时,在仰智慧之前,也就是去年8月,中潜股份的创始人股东方平章、陈翠琴夫妇在上市公司限售股解禁后,将其持有的9.375%股权折价转让予仰智慧的安徽老乡刘勇,转股价为每股24.498元,总计3.91亿元。

这些情形都引起了市场和监管的关注,在此前的一份关注函中,深交所就直接要求公司核查并说明刘勇、仰智慧、北京泽盈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人员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人员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刘勇、仰智慧、北京泽盈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人员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与公司自2019年以来一系列资产收购、投资相关的利益安排。

如今,中潜股份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相关疑点也许很快就会解开谜团。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