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港股>公司报道

疫情风暴中的周黑鸭:关停1000家店 “翻身”遇阻

来源:中新经纬

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于周黑鸭来说无疑是巨大打击。

周黑鸭是一家湖北企业,自2018年以来,该公司净利润便持续处于大幅下滑的状态。为实现“自救”,去年11月,一向坚持直营的周黑鸭宣布开放特许经营模式。在业内人士看来,周黑鸭的这一决定或给其2020年业绩带来转机。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中新经纬记者了解到,疫情发生后,周黑鸭约1000家门店暂时停业,占比达80%。影响之大,不言而喻。

分析人士指出,如今的周黑鸭可谓是“内忧外患”,短期关闭1000家门店的行为,将给其业绩复苏带来一定压力,该公司想要在2020年“翻身”恐怕已没那么容易。

疫情之下千店关停

湖北武汉,是周黑鸭的诞生地,截至目前,该公司总部仍设在此地。

官网信息显示,1994年,周黑鸭创始人周富裕来武汉投奔大姐,期间致力卤制产品研发,“周黑鸭”口味初具雏形。之后,周富裕开启自主创业,并于2004年武汉国际广场开设第一家商圈店。2006年,周黑鸭正式成立。

2008年,周黑鸭实行品牌连锁直营的经营模式,并于次年拓展至湖南。之后,周黑鸭逐步将店开到了华南、华东等区域。据周黑鸭最新研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周黑鸭自营门店总数为1255家,覆盖中国17个省份及直辖市内96个城市。

不过,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截止目前,由湖北等地组成的华中地区仍是周黑鸭的创收主力军。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周黑鸭在华中地区共有560门店,占比44.7%;2019年上半年,该区域实现营收8.42亿元,在周黑鸭总营收中的占比达60%。

华中地区是周黑鸭的创收主力军。来源:周黑鸭2019年半年报

对于长期依赖华中地区的周黑鸭来说,疫情的爆发无疑给其门店运营带来了严重影响。

近日,周黑鸭发布公告称,为配合疫情防控工作、确保雇员和顾客的健康及安全,截至2月11日,周黑鸭在全国共有约1000家门店暂时停业。也就是说,短期内,周黑鸭80%的门店均将处于歇业状态。

门店歇业后,周黑鸭试图通过外卖、微商城等线上平台缓解部分损失。

据了解,目前,周黑鸭已在公司层面推出“安心”计划,通过与美团外卖、饿了么等平台合作,以智能取餐柜或与顾客约定位置的形式实现无接触外卖配送。同时,消费者还可通过周黑鸭微商城进行线上购物。

中新经纬记者从周黑鸭方面获悉,疫情期间,周黑鸭气调盒装产品均由华北仓、华南仓生产及物流配送。而据周黑鸭此前公告,该公司在华北、华中及华南地区共设有3个生产中心,因疫情影响,周黑鸭积极调动华北及华南生产中心的产能,及时进行了生产营运上的调配,目前该公司整体产能充足、生产活动正常。

不过,至于疫情期间公司收入如何,目前周黑鸭方面还未曾披露相关数据。

业绩“翻身”或遇阻

据了解,周黑鸭与绝味食品、煌上煌在业内有着“鸭脖三巨头”之称。知名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调查数据显示,以中国2017年休闲卤制品行业的零售价值为基础,前五家市场占有率仅为20%,而绝味食品、周黑鸭、煌上煌的占比分别为8.9%、5.5%、2.6%。

不过,从已有数据来看,周黑鸭似乎正在从“鸭脖三巨头”中掉队。

据周黑鸭2019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收入16.2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实现净利润2.2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32.4%。

而同一时期,煌上煌实现营业收入11.69亿元,同比增长13.15%;实现净利润1.40亿元,同比增长23.15%。绝味食品实现营业收入24.90亿元,同比增长19.42%;实现净利润3.96亿元,同比增长25.81%。

至于上半年净利润下滑的原因,周黑鸭曾解释称,主要是受到门店经营利润率下跌、原材料成本上涨导致毛利率减少、部分工厂投产带来折旧及能耗等成本上升、门店租金增长等因素影响。

但是,需要注意的,这并非周黑鸭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据数据,2018年上半年、2018年全年,该公司净利润也曾分别下滑17.34%、29.09%。

业内人士分析称,周黑鸭业绩掉队,或与其销售模式有关。中新经纬记者梳理发现,绝味食品主要采用“以直营连锁为引导、加盟连锁为主体”的销售模式,主营业务收入90%以上来源于加盟渠道的产品销售;煌上煌的主要经营模式涵盖了直营连锁、特许经营连锁和经销售商三种经营模式。

与上述两家企业相比,周黑鸭的销售模式则略显单一,主要依赖直营模式。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周黑鸭自营门店的收入为14.03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达86.3%。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提到,直营模式使得周黑鸭的扩张成本较高,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企业利润。

周黑鸭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2019年11月,周黑鸭宣布开放特许经营模式,并组建专业的特许经营管理团队。而在此之前,周黑鸭曾拒绝任何形式的加盟,坚持采用直营模式。

“周黑鸭开放特许经营模式,形成直营+特许经营的混合型经营模式,依托目前的产能布局,保证扩张质量。肯德基和麦当劳运用特许经营模式的案例较为成功,在实现快速扩张的同时,减轻了企业自身资金压力。”朱丹蓬表示。

彼时,还有业内人士称,周黑鸭开放特许经营模式的这一决定或给其2020年业绩带来转机。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打乱了这一切。

一位行业内分析人士向中新经纬记者指出,此次疫情将给周黑鸭的业绩复苏带来一定压力,“特许经营模式刚开放不久,还未见到明显成效,这个时候又遭遇疫情,千店关停,业绩肯定受到严重影响,该公司想要在2020年‘翻身’恐怕已没那么容易。”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疫情爆发后,周黑鸭的股价也受到了一定冲击。据数据,春节过后,港股1月29日恢复交易,当日,周黑鸭股价大跌5.62%,收盘报4.03港元/股;2月4日,其股价更是一路下探至3.60港元/股,创近期新低。

(文章来源:中新经纬)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