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债券

9省市3491亿地方债下周发行 广东占比35%规模最大

来源:时代周报

自1月2日起,2020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拉开大幕,下周(1月13日至19日)将迎来密集发行潮。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公开信息统计,下周共有福建、广东、江苏、江西、浙江等9省市公开招标发行地方债,累计规模高达3491亿元。其中,广东、江西、福建发行总额名列前三,分别达到1235亿元、527亿元和486亿元。不过,截止目前,广东、福建、浙江尚未确定具体的发行时间,仅表示为“1月中旬”。

今年地方债发行相比去年提前了19天。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截止1月9日,已有21个省市发布了2020年1月地方债发行计划,累计规模已达6395.63亿元,占提前批限额(1万亿元)的63.95%,将远远高于去年同期专项债的发行规模(1411.68亿元)。

从发债的期限和资金用途看,今年一月各地密集发行的专项债大多投向了收费公路、轨道交通、生态环保、社会事业等基础设施领域,且发行期限被拉长。以广西为例,1月9日广西发行了共三期合计105.41亿元的专项债,期限全部为30年。这与往年专项债主要用于土地储备项目、棚户区改造,且期限较短的特点明显不同。

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体制政策研究室主任吴亚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提前发行和扩大发行规模很大程度上出于扩大有效投资和稳投资稳考虑,而发行期限拉长主要是考虑到今年专项债资金主要投向基建项目。“基建项目本身投资回报周期较长,二者期限需要相匹配。”

发行规模走高、期限拉长

2019年底,财政部提前下达了3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2020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新增额度1万亿元。

2020年1月2日,新年首个工作日,河南、四川成为专项债发行的“先头军”,发行金额分别为519亿元、356.71亿元。从时间上来,2020年专项债的发行节奏有所前置——2019年1月上旬和中旬并无新增专项债发行,首发是在1月21日,比2020年晚了19天。

此外,2020年1月的专项债还呈现出发行规模走高、期限拉长的特点。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1月发行的新增专项债平均年限为6.01年,其中5年期债券发行量最大,占比67.5%,其余年限有3年期、7年期、10年期、15年期。

而2020年1月发行的专项债中,在5年、7年、10年期限品种之外,15年、20年、30年期等超长期限品种的发行规模进一步增加。例如,云南1月6日发行的450亿专项债中,共有231.2亿的专项债期限为30年。辽宁将于1月14日发行62亿专项债,其中有近22亿专项债的期限是20年,占比35%。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在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新增专项债发行时间提前、发行规模走高、期限拉长,意在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基建投资支持力度,释放出强烈的稳增长信号。

发行利率降低,认购倍数下滑

目前多个省份债券认购倍数在20倍左右,这与前几年动辄四五十倍的认购倍数相比明显下滑。所谓认购倍数(又称“全场倍数”),是指实际投标量与计划发行量之比。认购倍数越大,说明投资人的投资意愿越强。

Wind数据显示,1月2日,四川省发行24只、总计356.71亿元地方债,规模最大的一只“20四川04”专项债期限10年,票面利率3.38%,全场倍数12.41倍。同一天,河南省发行的一只“20河南债03”专项债期限5年,票面利率3.14%,全场倍数27.31倍。

此前,监管部门要求,地方债的发行利率较相同期限国债前五日均值至少上浮40个基点,导致地方债的相对配置价值更高,很多银行甚至非银机构认购火爆。为了降低地方政府的发债的成本、提升地方债市场化,2019年1月底地方债发行利率区间下限调整为“25至40基点”,此后,地方债的认购倍数出现一定下滑。

根据财政部1月3日发布的数据,2019年地方债券平均发行利率3.47%,同比降低42个基点;较国债收益率平均上浮27个基点,不同地区有所分化,个别地区与国债的利差超过60个基点。

当前地方债密集“供货”,有业内人士担心:这是否会打破当前市场的供需平衡,是否会冲击收益率下行。华西证券研究所近日发布的研报认为,1月份地方政府债放量将对于债市产生扰动作用,建议关注地方债对于债市的短期冲击,以及货币政策端的配合。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对此也有所准备。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

“各地短时间内密集发行专项债,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金融市场的供求关系,但年初央行刚刚降准,释放了流动性,所以应该对市场影响不大。”吴亚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王军也认为,地方专项债并不上市交易,所以对于债市的二级市场并不产生直接影响,而是通过影响流动性和市场利率从而间接影响债市;对于一级市场的影响则相对有限。

或更多专项债用于资本金,助推基建融资

2020年已公布发行计划的新增专项债中,出现了专项债用于资本金的案例。譬如,在云南发行的450亿元新增专项债中,有90亿元用作项目资本金。其中,70亿专项债用作铁路建设的资本金;另外156.3亿元用作公路建设的专项债中,亦有20亿元投向项目资本金。

这与2019年6月国务院发布的专项债新政有关,即允许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随后的11月,国务院又下调了部分基建项目的资本金比例,意图解决基建项目资本金不足的问题。

不过,由于2019年四季度新增专项债已经基本发行结束,一系列放松专项债用作资本金的政策效果并未立即显现。

“这两年基建投资增速相比2017年出现大幅度下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防风险、去杠杆政策叠加导致基建项目融资难,特别是资本金筹集难。”吴亚平表示,如果基建项目资本金都没法落实,债务融资就更无从谈起,所以允许政府专项债资金作为部分项目资本金,有利于调动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积极性,从而助推基建项目融资落地。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专项债发行节奏前置,发行规模也较2018年增加8000亿元,但基建增速仍处于低位徘徊的状态。市场普遍预计,2020年专项债有望继续发力,发行规模在2.9亿元至3.35万亿元之间。专项债扩容,叠加已经落地的“专项债可用作资本金”新政,是否能有效拉动基建投资的增长?

“专项债用作资本金实质上相当于资本金比例的降低或项目杠杆率的抬升。根据历史经验和理论逻辑,适当放大企业和政府特定项目的杠杆率,鼓励项目主体多渠道筹措资金,有助于扩大基建投资、对冲经济下行压力,稳定增长预期。”王军预计,2020年基建投资增速有望升至6%-8%。

吴亚平提醒,专项债的实质偿还责任主体是地方政府,如果地方政府能够用专项债项目产生的政府性基金收入和其他专项收入偿还专项债本息,再用其他经营性收入偿还除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则专项债资金作为部分项目资本金是没有问题的,有助于促进基建项目特别是补短板项目投融资落地,从而助推稳投资和稳增长。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