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债券

年内发行只数满百规模超2000亿元 可转债:小众品拥抱大时代

来源:中国证券报

12月11日,规模10亿元的先导转债开启网上发行,将我国公募可转债年度发行只数历史性推向三位数水平。近三年可转债发行数量和总额,均已超过了以往所有年份的总和。可转债,这一以往的小众、冷门品种,迎来了自己的大时代。

业内人士指出,始于2017年的这一轮可转债市场扩容,在增加企业再融资渠道的同时,极大丰富了投资品种,也为券商投行业务提供了新的增长点。

持续快速扩容

11日,由创业板公司先导智能发行的1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先导转债接受投资者网上申购,成为今年公开发行的第一百只可转债。2019年公募可转债发行总额为2423亿元,首次突破了2000亿元关口。

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9日,尚未到期或转股的可转债共243只,余额达3543亿元,处于历史高位。

这一轮扩容始于2017年。2017年,再融资政策调整及可转债发行方式改革,确立了可转债作为定增替代渠道的角色。当年,转债发行数量和规模均出现井喷。统计显示,2017年共发行53只可转债、规模达949.67亿元(含私募可转债),分别是2016年的4.82倍、4.47倍。这之前,可转债一年发行量通常只有10只左右,很多时候甚至不到10只。

经历持续快速扩容,可转债这一以往的小众、冷门品种,迎来了自己的大时代。

丰富市场投资品种

可转债市场发展壮大虽有偶然,但更多是历史必然。

首先,可转债增加了企业融资渠道。据统计,A股增发规模在2016年达到创纪录的1.68万亿元之后已连续3年萎缩,同期可转债发行规模则不断扩大,近3年发行数量和总额,均超过了以往所有年份的总和,可转债在再融资政策调整后迅速起到补位的作用。

其次,可转债丰富了市场投资品种。转债是债又似股,进可攻、退可守,是天然的配置品种,再加上附带诸多权利条款,不管是牛市、熊市还是平衡市,不管投资者风格是激进、保守还是平衡,都能在转债上找到合适的品种或者“玩法”。转债还有质押回购融资功能,可加杠杆;转债实施T+0交易,且无涨停板,比股票更灵活。

兴业证券固收团队指出,近年来公募、理财产品、保险等机构资金逐渐成为可转债市场主要玩家,不少机构自2018年四季度起跑步进入转债市场。天风证券研报显示,公募基金2019年三季度转债持仓市值稳步提升,由二季度末的683.85亿元升至742.64亿元,环比提升8.60%。

最后,可转债市场扩容,中介机构也乐见其成。据统计,2019年以来,可转债承销保荐费首次超过10亿元。即使近年承销费率有走低势头,但对亟待扩展业务的券商来说仍是不可忽视的增量“蛋糕”。“虽然和股权融资项目一样,可转债面临的竞争很大,但目前仍是公司重点发展的业务。”一位券商人士表示。

发展壮大势不可挡

今年11月监管层放松再融资政策,意味着可转债作为定增“替代品”的角色或将弱化。当月,上市公司红太阳发布终止可转债且启动定增的公告引起不少关注。有观点认为,定增松绑后,可转债发行恐受到影响。

从各方分析来看,再融资政策调整对转债市场的影响不可忽视,但至多会影响节奏,未来转债市场继续壮大的趋势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关键就在于,可转债作为投融资工具有其独特优势,做大转债市场符合各方利益。

华泰证券张继强团队指出,证监会全面放宽再融资限制,尤其是缩小了定增锁定期和发行价折扣,削弱了转债在融资上的优势。“再融资松绑后可转债发行会放缓,以后定增会上去。”华南某券商人士认为。

不过,市场人士指出,转债不会被定增完全替代,其特点决定了市场上对此类资产的供给和需求仍会存在。对发行人来说,定增对原股东最大的成本是股权稀释,而可转债转股是一个连续的过程,股本摊薄的压力会在转股期均匀释放,同时转债的发行条件也比较简单,审批较快。

近期仍不断有上市公司披露可转债发行预案。统计显示,截至12月10日,尚未实施的可转债发行预案仍有近300例,计划发行总额超过4500亿元。其中,有39例预案已得到证监会核准,计划发行总额为940亿元。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